主推本命,偶尔副本命,有时墙头,催更无效,看心情,想起来就更,出本随性,喜新不厌旧


一人じゃない(时音)

*昨晚tokiya那首テンペスト哭崩然后做梦的产物
*音也孩子气注意
*就当是迟来的贺文好了



4月11日

对于某个人来说,极为特殊的日子。
不只是他们团队里的人,连同相关人员,包括但不限于staff,producer,都不约而同在这一天,把晚上的时间空出来,只为给他送去礼物,与祝福。
今年自然也不例外。
时间是22点43分,陆陆续续人也差不多都到齐了,然而那个某人,这次party的主角——一十木音也——却连个影子都没见着。
「音也君,出什么事了吗?」
那月这话一说,所有人,都把目光集中到其中一个人的身上。
一之濑时矢。
今日主角的室友,挚友。
以及因为他们自己选择隐瞒不说,于是他们也当做不知道的,恋人。
「这、这种表情是怎么回事?」
背上冒出冷汗,一旦事情牵扯到音也,他就得接受这样的礼遇。
「……现在的一之濑,应该不会做出那些事。」
半晌,真斗站出来,拦着那月同时也让其他人也有所放心。
但是时矢听的出来,其中仍是含着些许,质疑。
我有这么不值得信任吗?
虽然的确一开始说错不少话,无意做了些不太好的事,这事情都已经过去那么久了。
「时矢,这事上,完全,没有,信誉!」
「就是!你又对音也做什么了?!」
对于塞西和翔两个人的质问,时矢只有苦笑的份,就连莲也只是微笑着在旁看戏,反而是林檎老师笑的诡谲,让时矢好一阵发虚。
「我去房间看看!」
一路上,时矢都在试图回想这几天,是否发生过哪些事。
年后的假期一过,他们都很忙碌,前几天也是各自分组和其他的偶像组合成员一起接受采访,录制综艺节目,或者唱歌。
非要说的话,往年三月底四月初,音也就该有意无意地提醒他们时间就快到,该有的礼物食物之类该准备起来。这次还真没听他提起过。
也可能他提过,只不过工作上的合作暂时没有,微妙的错开。
也不会,即使口头上不说,音也也能通过其他方式让他知道。
现在的科技这么发达,邮件,line,能联系到他的方法多的是。
其他,还有发生过别的什么吗?
「音也,音也……!你在里面的吧?」
旋开同住的房门,里面连盏灯都没开,一片黑漆漆的,看着似乎没有半个人的样子。
时矢挪开步子打算走开,又停下来,摁下客厅灯的开关,带上门,脱了鞋也顾不上把鞋子码整齐,径直往里走。
同时继续叫着对方的名字。
「音也……!」
转过一圈之后,时矢总算在厨房的某个角落,发现了抱紧双腿缩成一颗球的,音也。
「真是的,你都在搞什么,大家都在等你,你期待了很久的party,时间宝贵,别让他们等太久。」
「……」
音也只是挪动脚丫,往墙角里又缩进去点。
「……音也?」
「……」
时矢只得蹲下来,费点力气把音也的手拉开,平视进音也眼睛。
那一瞬间的触感,冷的像冰。
这都四月中,还有些凉,但绝不是音也最为讨厌害怕的冰冷天气。
似乎眼睛颜色看着都深了一些。
「哭过了?0点到现在祝福没有收到?在闹情绪?那是大家故意想留惊喜到最后,别耍脾气了,我们走吧?」
「不要。」
意料之外的答案让时矢眼皮都打架,看样子不是4月10日开始,对音也伤害有点大。
「偶像本身不谈,staff还有producer忙起来比偶像还厉害,忘了也正常,你别计较太多。」
「这点小事……我,不在意。」
「那走吧,别耽误大家时间。」
「……不要!」
「音也!!!」加重口气,他们都不是还在学院里的学生,也不是初出道不懂事的新人,「不要任性!你想让他们白等你一个吗?闹别扭也该有个限度!」
「……时矢,我们组合多久了?」
「这种时候问什么呢?」
「先回答我!!!」
猛然放大的声线吓了时矢一跳,本就加深的红色似乎又有加深的趋势。
「我算算,从毕业后出道live开始算起,到现在,差不多有……7年?」
「……」
「满足了吗?可以走了没?」
「毕业后出道live,也就是我的生日前后,这样的话,我不想再过生日,也不想再长大!」
「音也?你在说…什……?」
「时矢,我们还可以组多久?还可以用St☆rish的名义唱多久?」
「这……」
话语一滞,时矢也不知道要如何回答这样的问题。
他们都已经是在娱乐圈这个圈子里摸打滚爬的“老人”,尤其他还是几度在这个圈子里爬起又摔下,爬起又摔下,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进了学院,遇到音也,遇到其他人,才真正在这个地方活下来。
以至于他直至今日都认为,前两次的失败,就是为了让他认识音也,他的天使,留在音也身边,解答他所有的疑问,守护他不被别人所侵蚀。
也正因此,这个问题他没法解答。这里从来都不是什么光鲜的酒池肉林,更多的是虿盆与炮烙,稍有不慎便会跌落其中再也无力回天。他何其幸运,成为其中特例。
偶像组合则比起单枪匹马的道路更加充满荆棘,虽说最长久组合目前是35年,歌手则是40年甚至更多,但这也不过少数,他们能组合7年不算长但是也不短,没两年就解散的则更多,大家都不容易。
「时矢,我们也会像xxxx组合一样迟早会解散吗?」
「原来如此……你是不是觉得哪天解散,我们也都会离开你?」那个组合,是音也相当中意的组合,仍是抵不过时间与成员差异,在没多久前解散了。
看音也用力点头,时矢无奈叹息,「哈……把你的手给我。」
「?什么?」
不明白时矢的意思,音也还是默默伸出自己的右手。
「不是这个,把你的左手给我。」
换了个手,还没等音也明白过来时矢打算做什么,就感觉有个冰凉的圆环一样的东西滑进手指,同时时矢在那个手指的指节上落下一吻。
「这样你可以相信至少我不会离开你了吗?」
「戒…指?欸?」
「虽然我是想找个更好的地方,营造个更好的氛围,再交给你的,算了,这样也好。」
「为什么?意义是……」
「你啊,有发现是哪根手指了吗?」
「不就是无名指……啊!」
「所以就是这么回事,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在你身边的,再说圣川他们也不是那么薄情的人,真继承家业也能出来见面,你那个孤儿院的朋友也不少吧?」
「他们…离开之后,一次都没有联系过,偶尔联系他们,也都说些大明星不要轻易联系他们这样的话。」是吗,所以音也才会……

「因为不想影响到你吧,确实也发生过stk事件,好好和他们说,会好起来的。」

「……嗯,可能,是这样。」
「真是的,再怎么情绪不好也……放人鸽子是不对的!好好去和他们解释。」
「不去,不行吗?」
「当然不行,既然稳定下来了,」手心的触感生出几分暖意,「不管将来如何,现在他们都在,也是特地为你调整时间,牺牲睡眠来陪你过,不好好回报怎么可以?」
「……时矢,真的会一直陪在我身边吗?」
「事到如今说什么呢?现在真正放不了手的可是我,你的朋友那么多,而我只有你一个,就算你想走,我也不会放你离开,你只能在我所知的范围内行动,明白了吗?」
「……是。」


23点55分

今日的主角总算姗姗来迟

评论 ( 4 )
热度 ( 35 )

© 小言の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