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推本命,偶尔副本命,有时墙头,催更无效,看心情,想起来就更,出本随性,喜新不厌旧


偏爱(北是)05

01 02 03 04


*生日混更,因此极短
*特别文艺,但是就这样吧
*应该能看懂



「啊啊…!」
短促的呼声过后,是国又一次颤抖着在北门身上解放了自己。
临界点的瞬间,龙持没法掩饰的痛快与煽情的表情,太过舒服与兴奋在背上划下痕迹的双手,压抑不住快感停不下摇晃的腰,猛然夹紧他腰腹的双腿,还有某些难以启齿收缩催促逼迫他也快陷入深渊的部位。他人没法想象唯有自己得以看见,太有打动心的效果。
北门这么想,又一次难以自持地覆上是国来不及合上的唇瓣,情难自禁舌与舌不停纠缠,即便麻痹也不放弃。
下半身止不住名为兴奋的疼痛,快速且用力地摇晃身体,在渐深的巢穴深处「嗯……!!」缴械投降播撒属于他的种子。
先前沉迷其中的行为,是名为上瘾的毒药。
激情褪去呼吸平缓仍不舍互相交叠纠缠在一起的两具躯体,感受彼此呼出的气息,在余韵里继续沉沦。
「阿伦……阿伦……」
期间不自觉或低头或抬头,四片唇瓣很自然地几度重合,在柔软温暖地口腔灵蛇一样继续共舞,不再单方面地汲取。
「嗯……龙持。」
自己的表情恐怕也不寻常,龙持都自胸腔压出异常满意与得逞的讯息。
真的是,又一次败给他了。
大手在背后游离,慢慢收紧,保证调转姿势仍能紧密相连。
「这样的表现,你评价如何?」
「嗯……」是国嘴上总是不饶人,也就在过程中才不能控制坦率,「还行吧,要像我们偶像活动那样继续努力才行。」
「换句话说,还算是及格了?」
噗噗笑几声,北门深明是国其意,自然毫不计较。可能略有偏差,也不在意。
「阿、阿伦非要那么理解,也不是不行。」
又是好几次唇舌交缠,哪怕再来上几次,几十次,无数次只要还能继续这么着贴在一起,就不会腻。
「阿伦……」
「嗯?」
「脖子总是很酸,不能想点办法吗?」
「说的是呢,这确实是个问题,我大概五六个方案,要现在就试?还是……」
鼻尖抵着鼻尖,多重情绪与笑意互相传递,似乎没了再往下说的必要。
红唇距离尚有五毫米,总算迎来迟来的抗议。

『铃铃铃!!!』

不停歇门铃强制唤回两人其他方面意识,是了,这还是白天,黄昏晚上还得工作,绝不是再几次的良好时机。
不依不舍也只得分开,相视又一笑,这次含了其他意味。
分别看向手机与时钟,两人均是诧异,如此行为的耗费远比想象中持久。

「已经这个时间点了??!!!」


评论 ( 5 )
热度 ( 16 )

© 小言の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