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推本命,偶尔副本命,有时墙头,催更无效,看心情,想起来就更,出本随性,喜新不厌旧


幸せの道へと(增阿)01

*恶魔paro
*年龄操作:和南25+,悠太17
*增阿两人都是人类




阿修猫着身子,踮起脚自后门头偷溜进教堂的时候,增长主持的祷告还是已经过了大半。

这天是增长作为神父,主持的头一天,半个小镇里的人都来了。
平时空空落落的教堂顿时被塞的满满当当,所幸作为镇里唯一的一座教堂足够大,最后一排还留有两个空位。
后门被吱呀打开的瞬间,增长其实就有所察觉,会掐着这个时间点来的,基本上有且只有一个人。
是他刚跟着主教来这村镇里不久,便被他们教会所收养,就此和他留下不解之缘的阿修悠太。
那时候小小的,身高也才勉强够到他大腿幼儿,如今已成长为身高快和他持平,身形也相差无几的少年。
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如同『弟弟』般可爱,可能的话想一辈子宠爱下去的人。
因为有悠太,即使是极不情愿接下的神父工作,也变得可以忍受。
要正式上任这件事,悠太大概也有所耳闻,听到自己最终还是应承下来,他会怎么想呢?大约还是有在为他感到高兴,能在这个地方当上神父是件相当有荣耀的一件事。然而这份荣耀,这个教会……太多事情,由于刻意的隐瞒,即便是野兽的直觉也很难察觉。可能的话,也希望悠太永远都不会发现。
来的这么晚,多半又是在哪个地方迷路了,小镇分明这么小,顶多旁边的森林稍微复杂了些,悠太却总是迷路,被他牵着手带回来的画面仿佛还历历在目。
肯定也是想第一个来给他庆祝,结果却来晚了,看过来的眼神里带着太多歉意,或许还带着些对于可能会被责罚的小心翼翼,让他一瞬间产生动摇。
嗯……不行,既然接下这份工作,还是得以工作圆满完成为优先。
之后悠太好几次试图对上他的视线——悠太向来对祷告这种事没兴趣——也全部都当做不曾注意到。

「神父,增长神父……」
总算撑到祷告结束,增长吁口气,把祷告用的书本收起,打声招呼就打算退到后方。
好想快点和悠太对话。
第三排的某位女性村民叫住了他,眼里写满为难。
「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的吗?我虔诚的教徒。」
「听说最近都有不少恶魔出没,已经好几户人家的牛羊被咬死,可怜见的那些牲畜的血都不见了,下一步,会不会开始咬死人啊?」
咬死牛羊,连血都不见……
吸血鬼或者狼人吗?
虽然他们人类见过的并不多,但是圣经上所写的恶魔天使的确都是存在的,不但真实存在,其中分类还更细。
但是看这位的装扮年龄还有说话的方式,解释起来大概也是没法理解。
「先别急着下结论,下午我去看看牲畜被袭击的情况,也可能是某种动物之间的传染病,并不碍事。」
也没必要单凭一面之词,就把一切都怪罪到那些的头上。
事实上就连人类中也不乏居心险恶堪比恶魔的,他也见过不少好心的恶魔,不能从一而论。
听和南这么说,对方心放下了大半,曾经驱除过不少恶魔的和南都说了,大概真不成什么问题,但仍多少有些疑虑,「不过这都大前天的事了,现在大概也看不出什么痕迹。」
「那……暂时放牧结束之后,先不要收回来,留在吃草喝水的地,这几晚我找几个人一起去勘察看看,有动静你们先别出来。」
「也好,这穷乡僻壤的,乡里乡亲也都认识,应该不会被偷,那就靠你们了。」
增长回以微笑,这里的人莫名其妙的特别信任他,驱除恶魔灵感稍微强点的人都能做到,他也只能尽力回应这一份信任。
之后又来了好几个,问了大多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像是:哪两家的小孩又打了一架;半夜看到个无法描述的影子是不是鬼;听见奇怪的声音会不会是某些前兆;哪家拿来交换的东西量又减了不少特别不道德。
一一做出解答,送走前来听他祷告的村民,时间又过了两个钟点,悠太该无聊到睡着了吧?
回过头向上看,悠太倒不在原来的位置上,移落下来,不知何时悠太已经坐到第一排,双手托着下巴。
「悠太,祷告结束了噢……」增长出声把阿修叫起来,看他一脸散漫强撑着的样子,和睡着也不差多少,但是该听的还是有听,「悠太?」
「……小增!结束了吗?」
「嗯,刚才就是最后的。」
慌忙站起来,膝盖撞到桌子,阿修呲牙低呼出声。
「欸?悠太,没事吧?」
「什么事也没有,比撞到桌角要好多啦!」阿修毫不在意,从座位走出时又差点被椅子绊倒,「能看到增长神父主持的祷告,这些小事不必放心上。」
「……是从这张嘴里说出来的吗?谁是『增长神父』来着??」
捏住阿修的下巴,向里挤压脸颊两块苹果肌,「小增,小增!请原谅我,」听到满意的称呼松开手,阿修一脸讨好求饶,「我只是想试试看那么叫,感觉会很帅。」
「是吗?」增长似笑非笑,这个表情常常让阿修感觉背后有点冷,也不知什么原因,「我是觉得『小增』比『增长神父』要帅气多了噢。」
「是这样吗?那我还是叫小增,」阿修锁紧脖子向后退两步,生怕增长又来掐他那两块肉,「不过为了庆祝增长神父就任,我找到了噢!」
献宝似的从背后包裹里掏出一堆其实他也叫不出到底叫个什么名儿的药草还香料的东西,只是之前看小增好像很缺那些东西。
他只是凭着印象依样画葫芦的找来,也不知道对不对。
「花了我好些功夫。」
「悠太……」被悠太眼里明晃晃写着的『求夸奖』闪到,和南就是想继续装出副生气的样子也做不出来了,「真是的,那个称呼还是放过我吧!」
「欸……小增有这么喜欢我叫小增吗?」
「有啊,被悠太这么叫,感觉心情都会变好,」右手抚上悠太头发,向下压,揉捏,这是悠太也是他极为喜欢的夸奖方式,「帮我找到了这么多,谢了,不过有这些的地方都比较偏,少部分还会有危险,没事吧?有没有哪里受伤?需要帮忙看一看吗?」
「没问题的,其实也还蛮好玩的。」
「好玩…是指……?」
「很有趣啊,像石缝间啊,还有一些意想不到的地方竟然能有植物生长,找到的时候感觉很有成就感。」
「也不能因为有趣就不顾危险,也要记得看路,至少也留个记号,方便镇里其他人知道附近有人,今天来这么晚也是迷路了吧?」
阿修立刻紧张兮兮的往门外探出头,「小增,今天主教他……」
「他没有来,去别的小镇了,这几天也回不来。」
主教那个人……不愧是拥有野兽直觉的人,即使是悠太,也会感到害怕。
「前面好像有听到谁提到有牛羊被咬死的事件?」
「悠太也想去?」
「嗯!!!」
估算一下,大约也不会有什么事的,大约也就是山上或者周边哪个地方跑来的野兽,镇里这方面的能手也是不少,「我知道了,可不要乱来。那么在那之前,先吃点东西,晚上才有体力做事。」
「有甜点吗?」听到可以去吃东西,阿修整双眼都发亮,「小增做的草莓蛋糕最好吃了。」
「好吧,那……为了答谢和夸奖努力为我找到香料还有祝贺我新工作的悠太,今天的甜点就做草莓蛋糕。」


两人没有想到的是,他们在放牧地并未获得任何收获。
而小镇里,终于出现了第一件命案。

评论 ( 5 )
热度 ( 3 )

© 小言の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