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推本命,偶尔副本命,有时墙头,催更无效,看心情,想起来就更,出本随性,喜新不厌旧


花咲く丘で(时音)01

*果然我不擅长KUSO啊,之前那篇怎么都不满意,删掉了对不起(土下座)
*架空设定,恶魔paro
*不知道会写多长,暂定会三章
*有后续



这是极为适合做日光浴的白天,金灿灿的阳光给整片大地都给染上一片金黄。


这块地方最近都没怎么下雨的关系,地面干巴巴的,空气中的湿度也相当低,加上又是晴天,天空中几乎没有云朵,若身为人类,是会感觉炎热到不停流汗只想找个室内躲起来的天气。
有一双漆黑发亮翅膀以及角和尾巴的生物自天空飞落下来。
在人类口中,应该会被称之为恶魔的生物。
这位恶魔的名为:一之濑时矢
——恶魔只有在大半夜才会现身,以异于常人的美貌迷惑人类,趁机夺取人类的灵魂与生命。
这实在是一个误解。
事实上只要是可以化为人形的恶魔都可以在阳光下随意走动,只是除非他们刻意出现在人类面前,大部分情况下除了个别这方面感觉特别敏锐的人类外没有任何人能够看到他们,即便看到了,也只有像时矢这样的上级恶魔才会拥有过人的美貌,大部分也都只是普通,只会当作眼花或者长的俊美一些的人类,并不会特别往恶魔的方向想。
晚上月光的照射之下,阴气会加重许多,吸引恶魔的人类精气味道也会加剧,一些受不住诱惑的恶魔便会频繁现身被目击,才被人类误解。
到如今,甚至有人类打起了恶魔的主意,反正一样最后都是要被夺取灵魂,不如利用恶魔来实现自己的欲望。
于是就有了所谓召唤阵,所谓契约那种东西,这对恶魔来说并没有什么坏处,甚至发现随着需要杀的人的增加,契约者的灵魂口味也会变得更好,低等级以上的恶魔便放弃了直接袭击人类,选择忍耐与人类签订契约后再达成所愿后再享用。
时矢这次来倒不是为了契约,能和上级恶魔签订契约的人类本来就少,付出代价也是要看等级的,通常来说,财力越大,野心越强,所召唤到的恶魔等级也会越高,而时矢又属于上级恶魔里较为特殊的存在,能召唤他的则更为稀有。
只是受够了魔界的气氛,到人界来透口气,才特地选择了这个地方。
这小镇里环境又好,居民又少,哪怕其中出现一二个特例,使用召唤阵也召唤不到他头上。
他可以乐得清净。
话是这么说,有人的地方,哪怕就三五个人,还是会感觉有点吵耳。
这样岂不是又没法安静下来好好的放松一下?
这么想着,时矢很快就发现这个小镇的另一头有个小山丘,看上去上面全是某种树木,应该不会有人去。
下了决心,时矢默默再度仔细检查有些该需要藏起来的都已经消失不见,倒不是他喜欢出现在人类面前,只是收起角,翅膀还有尾巴,脸虽然改变不了,让人产生幻觉认为他长相和他们人类差不多也不是什么难事。比起完全隐藏起自己的身形,所消耗的魔力要好上许多。
到了山丘,时矢才发现那上面种满的不是树木,而是花朵。
这花朵十分巨大,朝向随着太阳的变化而变化,颜色也是和太阳一样的金黄色,花蕊中尽是饱满的各种果肉。
既然如此喜欢太阳,大概就是所谓的太阳花。
一如时矢的想象,这里的氛围十分静谧,完全没有人类要过来的景象,便在其中寻了一块地方坐下来。
拿出本书,打开看了起来。
作为恶魔来说他不太好说什么,但人类写的有些书非常有趣,部分还牵扯到对一些恶魔的解读,和他所见到过的完全不一样,也让他感觉十分有意思。
不过到底是恶魔,绕是再怎么看的入迷看的仔细,时矢阅读的速度依旧比人类快上许多,没多久便把带来的全部看完了。
这里的确是个不错的地方,环境幽静,有花香又不是很重,即便偶尔有人经过这么一大片的花丛也很难被发现,这片小镇里大约也不会出现让他也有兴趣人类精气,之后还可以再来。
突然,空气中传来一股甜美的气息。
怎么回事?
是他小看了这个小镇?竟然里面存在一个拥有这么强烈又浓郁,并且纯粹不参杂任何杂质精气的人类?
不含杂质倒是正常,小镇人民远离城市,加上人少,其中诞生别说一个哪怕几个都不奇怪。但是味道越强,说明欲望越大,这么浓烈到让他都忍不住想要下口的,这里真的存在吗?
「不唱了吗?」
扶住下巴,这里也会存在那样的,说明是外乡的人?
看着不像,那些反应完全不像有外乡人来过的样子。
以前可能发生过变故?这倒是有可能,几年人间就可以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那就可以解释这么清净的村子,为什么还存在。
「我说,你不唱了吗?」
除了自己,居然还有其他人在?!
暂时放弃思考,时矢开始寻找那个声音的来源。
很快,时矢就在不远处看到一个身高比他略矮,年纪看面容大约是在15岁上下,头发倒是罕见的大红色,至少他目前为止还不曾见过,衣服也几乎都由红色系组成的人类男孩。
会是这个男孩身上散发出的味道吗?
「我不懂你的意思。」
「刚才你看书看的好像很入神的时候,不是有在唱歌吗?你不继续唱了吗?」
……唱歌?
的确他一旦专心做起某件事,就很难顾及到周围,有时候也会有些小动作,在人类眼里看来,那是在唱歌吗?
不、那是不可能的事。
「那是你的错觉。」
「错觉?好奇怪啊,我明明有听见的,」男孩有些不好意思的搔起后脑,脸颊泛上红色,「歌声那么好听,而且都那么久,我没理由会搞错的。」
会是这个人吗?
用力吞下口水,时矢凝视着眼前的男孩,外形在人类世界里也是有些特殊,还算是比较好看,但又不会太过,看起来也很单纯,在这具身体里真的隐藏有很大的欲望吗?
就凭这么年轻的一个人?很多事情都还没有经历过,这可能吗?
「我没有唱歌。」
「明明就有嘛,为什么不承认呢?我不可能会听错的,这里又没有别人!」男孩急了,上来抓着时矢的肩膀,「对了!」突然想到什么,男孩又放开了他,一手握拳击向掌心,「你再看一本书,我坐你边上听,那就能确认唱歌的人是不是你了。」
「请不要这么随便替别人做决定!」
光凭气息还不能确定是不是眼前的人类,但他可以肯定的是,这绝对是他最难以应对的类型。没有之一。
这人怎么回事?要不要这么自来熟?
「有什么关系吗?现在时间还早啊,看书没问题的!看吧看吧!」
深叹一口气,时矢也不知道是今天他难得找到了这清净的地方还有个让他也主动想要夺取灵魂的存在而心情大好,还是其他什么原因让他狠不下心来拒绝。
既然拒绝不了,那就只有答应了。
「……先说好,就30分钟。」
「嗯!」男孩用力的点头,回答的声音无比响亮,就像个得到了夸奖的小孩。
也对,人类这年纪,虽说已经不能算小,但也还算是『小孩』范畴。
附带的灿烂笑容,几乎和这太阳花没有区别。
为什么能高兴成这样呢?他理解不能,人类果然是难以理解的生物。但是被其他什么人给见到了,估计很难抵挡这样的笑容。
重新坐下,时矢再度暗自叹口气,对男孩自说自话紧挨着他坐懒得想说辞,反正也就30分钟,顶多30分钟他就可以得到解脱。
打开书,再度看起来还是觉得挺有意思,想象力这一点还是不得不承认人类真的很厉害。
其他种族绝对写不出。
「果然!又唱了!我就说有嘛!」
耳边突然扬起某个击掌的声音,跟着是男孩兴奋的话语。
唱歌……
恶魔来说几乎不会去做的事,刚开始那会儿可能是有过吧,现在是完全没有了,光想着要夺取人类灵魂,和其他恶魔争抢资源,甚至引发和天界的战争。
时矢决心不理,继续看着自己的书,只希望时间能快点过去。
顺便利用魔力探知下歌声从哪里来,好让男孩死心,太阳花丛组成的山丘,说不定还藏着另外一个人。当然小心了不会被察觉到。
………………
探知的结果倒着实吓了时矢一跳,看样子自己看书的时候,会无意识在心里构建出相应的乐章。大概就相当于『音乐』,他对那些文字的解读则成为『歌词』。维持人类状态多少也需要持续释放魔力,对于部分灵感比较高的人类来说,感知到的结论便是『唱歌』。
即便如此,也应该是很轻的,这个男孩却能轻松听到。
——人不可貌相。
有那个可能性存在吗?他会心动想要得到灵魂的特殊人类?这个男孩?
「……对不起。」
「欸???」对时矢突然的道歉不明所以,男孩眼里写满问号,「为什么要道歉。」
「我的歌声似乎打扰到你。」
「没有噢!没有没有,」闻言,男孩慌忙摆手,头摇的像钟摆,「你唱的很好听,我忍不住就停下来听,我在天…呃…镇里的时候,都没听过这么动听的歌声,平时也就我会来,想问问你能不能接着唱,之后能不能再来。」
「是……这样吗?」沉吟了声,这答案和预期的完全不同,倒是也没关系,时矢决定这么说,「你有什么愿望吗?说出来,也许我可以考虑再给你唱几首。」
「愿望……嗯……」
双手环胸,男孩拧起眉头认真的思考,想也是,自己对于男孩来说是完完全全的陌生人,正常也不会轻易把愿望示人,毕竟有时候人类花花肠子起来,连恶魔都自叹不如,随便告知的后果可能很严重。
「音也……!!」
远处传来某个声音,他听不真切,只是很像是个人名。
「啊!!!都这个时间点了,惨了惨了,如果我没法及时回天……镇里去,会有大麻烦的!」
男孩神色变得极为慌张,也顾不上继续思考所谓愿望是什么,匆匆往外跑去,没几步又停下来,别过头,「音也,我的名字,一十木音也,要是我还有机会能来,还能见到你,听你唱歌就好了呢。」
口气里充满了悲伤,和前面一股脑儿缠着自己自来熟的模样判若两人,果然这个人类不简单。
犹豫两秒,时矢决定这么说,「一之濑时矢,如果你想见我,下次叫这个名字试试。」
「嗯!!!我会的!再见啦!?」
口气又变化回去了,音也这次头也不回。

下次见……吗?
不可否认的是,一之濑时矢对于和一十木音也下一次可能的会面,产生了些许期待。

评论 ( 4 )
热度 ( 14 )

© 小言の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