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推本命,偶尔副本命,有时墙头,催更无效,看心情,想起来就更,出本随性,喜新不厌旧


偏爱(北是)04

01 02 03


一觉醒来,最为重要的人就在自己的身边,撑着脑袋微笑宠溺的看着自己,给自己送上最是甜美有时候也会给人带来害羞的亲吻,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是在刚交往过后不久,那个人教给自己的,最为珍贵的宝物。

双眼颤动,是国还在试图做着最后的挣扎,还想多睡一会儿,还想多在这个温暖的被窝里多窝一会儿。
还想在这个唯一能让他心安的怀抱里,多赖一会儿。
阿伦并不知道他这么想吧?因为他也从来没有说过。
连最简单两个字:喜欢,都没能好好说过。也不对,现在已经可以说是爱了。
然而每次想要说的时候,都好像被别的东西给堵着,最后说出口已经完全是另外一种意思。
阿伦却完全都不在意似的,非但全盘包容,还能接着说出些他想听的话。
为什么呢?
一打开双眼,阿伦那张俊美的脸就出现在眼前了,紧闭着的双眼显示它的主人尚在睡眠之中。
这在是国来说是极为罕见的事,通常醒来的时候北门温暖的笑脸就在眼前了,只是并非每次北门都是一副完美王子的模样,也会有头发还没完全擦干就直接睡下以至于蓬的不像话的时候,可能的话,也希望这样的阿伦只有他一个人能看到。
平时就是从这张薄唇里说出各种让人害羞的话,却又那么自然,那些台词唯独在他的嘴里毫无违和。
是国不自觉伸出自己的手,指腹轻轻擦过唇瓣,细细描绘它的形状。
每次碰触的时候也都很柔软,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是国的脑袋也已经慢慢靠近,指腹略过嘴角的当下,四片唇瓣刚好贴合到一起。
印象里,由自己主动这么做的次数非常少,大半也都是由阿伦对他,有时候他心里想着想要接吻,『龙持一脸想要被吻的样子,是我搞错了吗?』说着些『可恨』的话,直接夺去他的呼吸。
下一秒,视线调转,背贴上床铺。
「早上好,龙持,是你把我唤醒了呢。」
支起手臂,手指插进是国头发里,北门笑着打招呼。
「……真不是一开始就醒着吗?」
「不是噢,」北门一本正经,「虽然的确是有稍微醒转的迹象,但是能完全醒来还是龙持的功劳,就像sleeping beauty的王子一样,把我给唤醒了呢?」
「拥有『王子』称号的是哪位呢?」
视线再次被覆盖,是国几乎条件反射张开了嘴,立时一条柔软湿润的物体滑落其中,挑动起是国的一起起舞。
这感觉不能再熟悉了,是国合上眼,专心这一场彼此口中的角逐。
「哈……哈啊!」
结果自然是以是国的失败而告终。
「这个,感觉好像链接我们之间的红线一样呢。」
顺着银丝一路舔掉,到是国嘴边又流连忘返好几回。
「现在我把红线都给吞掉了,它断不了呢。」
舔弄一圈嘴唇,虽然意犹未尽,北门仍是放弃是国柔软饱满的嘴唇,再继续下去,几乎可预见会起红肿,不久之前刚起过一次,不能再给化妆师添麻烦了。
看吧!又是这样。
说了他最想听的话。
也是一时找不到回应的话,是国望进北门眼里,那双冰蓝的眼睛深处,毫不掩饰的,欲望的火焰。
「早上好,要先洗漱吃早饭吗?」
抛出橄榄枝,而对方也有所回应。
「比起早餐,我更想先享用龙持。」

一如他的想象。

评论 ( 11 )
热度 ( 24 )

© 小言の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