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推本命,偶尔副本命,有时墙头,催更无效,看心情,想起来就更,出本随性,喜新不厌旧


偏爱(北是)03

01 02



特意选用遮光的窗帘,仍是透露了一小戳光进来,原本黑漆漆的房间有了些微光。

北门在四点五十五分醒来,虽然没有时间给他比对,但也八九不离十,这是在少年班那会儿养成的习惯。
今天的行程应该是,龙持下午五点和悠太还有百的红色印象组一起参加杂志访谈,自己则是晚上八点跟阿和还有健十的现场广播。
整个大白天都是休息,没必要起这么早……吗?
北门看向自己的右手边,把他的手臂当枕头,身体当抱枕,呼吸规律一看就直到睡的无比香甜,他唯一的挚爱:龙持。
好可爱。
小巧精致的面容,柔顺的头发,保养得体的肌肤,没有半点赘肉,肌肉恰到好处的形体,无论看上多少遍,都这么天使。
虽然里面其实住着一个恶魔,不,应该算是小恶魔。
而不管是天使还是小恶魔,他都喜欢。
可能龙持本身还带有猫属性的关系,少年班那会儿可不得了,尤其在起床这件事上,少年班的训练都是从七点半开始,龙持又是他们中最有职业素养的一个,在训练这件事上不容许有任何的差池。
『为了能让尽快找到伦哥哥的弱点,把伦哥哥打败,请让我近距离的待在伦哥哥身边!』
这样的近距离,他本人对此当然没有意见,不如说非常欢迎。
『就是这样,伦哥哥要负责把我叫起床,这样我才能从头开始观察伦哥哥。』
原来近距离观察还有这么一层意思吗?他忘了听到的当下有没有笑出声,但是表情一定出卖了他,龙持气的直接鼓起两边脸颊,后来也是用哪个新品的棒棒糖还是某个品牌的蛋糕Cookie才让龙持重新笑出来。
不过别说,每天早上把龙持叫起,的确是件极具有挑战性的事,龙持每到起床这件事上便无比黏糊与难缠,偶尔也会有小小的起床气,其中或许也有他纵容的结果,往往最终都需要花上近两个小时才能成功。
到现在,这也成了习惯,龙持照旧早上有工作安排的时候起不来,而他负责使用各种办法利诱请求龙持,但是实际上有时他工作上有其他安排,并不是每次都能有余裕把人叫起,龙持也都很好的把事务所给他们安排的工作给完成了,也并没有出现『迟到』或者『把人叫起来都好麻烦』之类的相关评论。
大概这就是,传说中的特权?
之前偶尔有听龙持还有其他B-project的伙伴说起过,直到现在他也还是不太能理解。
不过确实能做这件事的,只有他一个人而已,把它当成『特权』应该也不成问题。
调转了个姿势,把是国抱进怀里,白天没有安排,北门乐得再睡一个回笼觉。当然小心的不让动作的幅度太大,弄醒是不至于的,让龙持睡的不安稳也得避免。
手指拢进头发,沉迷的玩弄一下,慢慢合上自己的眼睛,今早有工作安排的在留成员一个也没有,他可以睡到十点半再给龙持准备午餐。
「嗯……阿伦……」
「龙持?」
听到的声音软绵绵的,还是动作大了点,害龙持被惊醒了?
冰蓝色的双眼重新打开,复又看向怀里的是国,完全没有要醒转的迹象,反而因为胸口紧贴而手臂直接缠上他的后背,还不忘脑袋蹭蹭他的胸口,呼吸愈加绵密,显然睡的极熟。
一瞬间,北门仿佛看见了是国身后小小的白色翅膀,刚好穿着又是他给准备的白色T恤,这样看着更加惹人疼爱。
像个天使。
原来是梦话,北门的眼睛眯起来,就连梦里都在想着他,这点让北门心情相当愉悦,也暂时没了睡回笼觉的打算。
在发旋上落下轻吻,双手在背部摩挲,半晌,似乎是过足了瘾,指腹抚上是国的脸颊,光滑细腻的触感让他爱不释手。
「……阿伦。」
嗯,我在这里噢。
拨开头发,在额头上也落下一个吻。
「喜欢……」
!!!
这个词,他从来也没有听到过。
倒不是说龙持从不曾向他表达过爱意,要论次数其实也不比他来的少,但是这么直白的还真没有。
龙持实在太喜欢撒娇,总是变着法儿让他体会到各种各样的乐趣,当然告白也是,有时候还会恶作剧,非要他费点功夫才高兴。
当然这一点也是非常可爱。
倒是他的词汇太过匮乏,只能特别直白的和龙持表达自己的爱意,有时候太直白还会遭到龙持的嫌弃。
像是:『……这么古早的说法,阿伦你是从哪本书上看来的?』
真的是,完全敌不过龙持。
有些感情一旦发酵就很难控制,北门感觉整个人都变得温暖,情难自禁地划过是国嘴唇,连续触碰了好几下,忍不住探出舌头,滑入温暖湿润的口腔。
细细地舔弄过一圈,难得没有回应这有点新鲜,缠绕时不由得没有控制力道,「嗯…唔……」,有些微的鼻音自齿缝里溢出,于是北门也不敢再过多纠缠。
动作间,是国身上的T恤领口被拉开部分,露出小半截肩膀与上臂,原本隐藏在白色T恤下面的,昨晚他留在龙持身上的,现在已经消去部分,到下午工作的时候就会完全消失不见的,痕迹。
采访龙持他们三个的杂志,是合作有好几次的『Kiss & Hug』,杂志虽然是那个名,整体内容还是偏向可爱系,更多面对的是热爱萌系的年轻女性,从经典的喵喵姿势上就能看出来。
这样的话,只要不是太上面的位置,痕迹就算不消去也无所谓。
这么想,北门也是身体力行这么做的,吮吻加深着颜色,明天也是午后才有工作,紧贴的身体间发生些变化。
再怎么可爱的身体,毕竟也是年满十八的青年,身为男性,该有的某些特征某些反应统统都会有。
难得昨晚两人又能好好的互相感受对方的体温,但毕竟还是有工作而不是完全的休息,于是只能一二次就宣告结束,想来龙持无法获得满足。
这里的反应比之前要大不少。
喉咙间压出无声的笑声,唇上吸吮的动作不减,腾出只手向下,T恤是长款的,本身也是疲累想尽快躺倒柔软舒适的大床上休息,图方便没穿内裤,真给他行了极大的方便。
找到属于是国的男性特征,揉捏没两下,就玩玩全全挺立在手中。
同为男性,类似的举动自龙持过十六岁生日以来,也不知有过多少次,怎样的力道手法角度能让龙持最大限度的舒服并更有感觉,他都一清二楚。
「嗯……」
随着北门手的摩擦,是国的体温渐渐升高,微张开口,微小的喘息透出来。
但仍是没有任何要醒来的样子,只是呼吸略微变得急促,不知道是否是在梦里感受到了,手掌被渗出的体液浸湿。
手上的动作加快,唇舌也慢慢转移到胸口,两颗草莓轮转着挺立起之后没多久,是国整个人颤抖痉挛了几秒,全部解放在北门手里。
北门显然对这样的结果相当满意,吐出舌头将手掌上属于是国的味道一一舔干净。
龙持,都说解放过之后,睡眠质量会提升的更好,按这么算,也已经是第五次,会做个更好的梦吗?
最后又在是国脸颊偷得两个香吻,北门扛不住再度涌上的睡意,抱紧是国重新坠入深眠。


评论
热度 ( 16 )

© 小言の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