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推本命,偶尔副本命,有时墙头,催更无效,看心情,想起来就更,出本随性,喜新不厌旧


宠溺(时音)09

*No One Can and Spoil For You
01 02 04 05 06 07 08



「最近,音也是不是都怪怪的?」 
看着音也对着镜子练习舞步的背影,当音也再一次因为不小心踩到自己的脚而踉跄不稳,翔双手环抱在胸前,小声对着旁边的其他同伴说着。 
「吉他他都多久没弹了?几次会议上话都没几句,还有像这样,连最简单的舞步都记不住。」 
「来栖也注意到了啊。」 
边上的真斗表情也变得十分严峻。 
「好几次都在『发呆』,脸色也一天比一天差,他有没有好好吃饭啊?」那月问道,大有真没吃好就给音君烤点小饼干,做点营养食品给音君好好补补的架势。 
真斗抚着下巴,「唔!虽然一十木不让我和你说,不过上次他约我一起讨论歌词的时候,脸色就已经不太好,但是他说是他因为友情这个主题上有瓶颈,想说的话太多反而不知道要写哪些,连续几个晚上都没有睡好,不过一之濑,你们都住一起,你知道他这事吗?」 
「音也这么和你说的?」 
时矢神色微变,还是一副无比淡定的模样。 
「他最近半夜的确是会起夜一二次去洗手间,说是白天水喝的太多,和圣川你不是这种说法吗?你们有谁看到他白天有喝很多水吗?」 
集体摇头。 
「谁会没事关注别人喝过多少次水上过多少次厕所啊?」塞西小声的咕哝。 
「哎呀,这就是小一你的不对了,」压上时矢的肩膀,莲整个一副『我很懂』的表情,「虽说小别胜新婚,不过分开四个月就这么猛,再怎么年轻不知节制,也要注意着点。」 
时矢则是毫不客气的隔开莲的手,「请住手,前段时间,音也还为莲你老这样,和我吃醋。」 
「嘿……」故意拖个长音,莲拍拍手,重新看向音也,「这个一木同学都开始在意这个了。」 
真斗看不过去的插话,「神宫寺,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就不要觉得谁都和你一样!」 
「是是,你们还真开不起玩笑,」表情转为严肃,「你们有注意到一木最近饭量都减少了吗?」 
「这么说起来……」时矢像是想起点什么,「前两天我给他做咖喱,他本来吃好好的,也一样吃的满嘴都是,但是在收到某条邮件还什么消息之后,就不吃了,剩了大半盆。」 
翔大惑不解,「所以?音也在减肥?」 
一时间,时矢又成为所有人(除音也)的焦点,让他感觉他是被钉在板上的青蛙。 
「没有,我没听音也说起过这个,也没和他提过减肥的事。」 
唯有莲陷入沉思,「这该不会是……」 
「唔!好痛!」 
又一次旋转的时候角度不对,手臂没能好好避开,手肘直接撞上杠杆。 
「怎么了?!」 
「真是的,小心点啊!」 
「严重吗?要不要我家私人医生看一看?」 
「啊、啊咧?你们都看着我干吗?不练习吗?」 
翔直接冲上去抓着音也的衣服摇晃,「需要练习的人只有你好吧!这么简简单单都能出错!你和我踢足球那时候的魄力呢?」 
「欸??翔、翔你的表情好可怕,只是一时走神。」 
「音也,你最近的一时走神次数是不是多了点?」 
「时矢……」 
「一木你在隐瞒着些什么吧?这样可不行噢!」 
「隐瞒什么的……」眼睛撇向一边,音也声音里打着颤,「并没有……」 
拉开翔,时矢双手固定住音也的脸,「到底发生什么事?」 
「都、都说什么都没有了。」 
「音也,你只要说谎,眼睛就会往一边看,」慢慢施加压力,「快老实交代,你说没事两个字的可信度可不高!」 
「只是最近的状态有点糟糕,一直写不出歌词让我特别焦躁,所以……」 
「音也!」用力瞪进眼里,不容许音也有闪避的可能,「不准瞒着我!」 
「那、那是……」 
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我的电话!」找到了机会,音也跳开翻出自己的手机,虽然上面显示的『陌生人电话』让他有种非常不祥的预感,两害相权取其轻,依然摁下了接听键。 
「你好,请问你是……」 
『哇!!接通了接通了!音也小天使,知道我是谁吗?』 
「!!?」 
不·会·吧? 
『是我唷!最爱音也小天使的我唷!最最最大的男粉丝!』 
「为……什么?」 
音也声音就像是挤出来一样低沉。 
『当然是因为想听小天使的声音啦!!Line上的消息都不回,我催了那么多次都不回欸!于是我就想到,小天使是害羞对不对?我知道的噢!小天使超纯情的!而且聊天内容要是一不小心泄露出去也会给音也小天使添麻烦的!所以我不怪你。』 
「请、请停止!」 
『又在害羞了,啊!现在是在练习中吧?听说了唷,这次又要出新曲了是吧?打扰到小天使是我的错,那我晚上再联络你,回见!』 
『哐当!』 
手机自由落体的声音。滑去一边。 
「唔……哈啊……哈啊……」 
掐住脖子,音也一下跪倒在地,嘴里似乎要说点什么,却蹦不出一个字,只能发出粗重的喘息声。 
血色瞬间褪尽,瞳孔放大,表情很是惊恐。 
「就是这个了!」 
莲说的同时,向距离音也最近的翔努努嘴,翔立刻会意的跑过去捡落在角落里的手机。音也像是反应过来了,也要去把手机拿回来,但行动始终还是慢了一拍。 
完了! 
音也脑海里瞬间只剩下这一个念头。 
除了惊恐以外,还染上绝望的色彩。 
鲜红的红色逐渐加深。 
「请振作,音也!!!」用力握紧音也失去全部温度的双手,把自己的体温一点点传递过去,「请停下来!?你不是说过的吗?因为有我们,所以你可以轻松,现在我们就在这里,请停下来!不要变成之前那个……电话中的你。」 
「时矢……」 
「请……停下来。」 
「嗯嗯,我们St☆rish全员都是一体的,不管谁有问题,我们都会站在他那边。」 
「没问题的。」 
「是谁打来的电话?」等音也的情绪稍微有所稳定,真斗向翔询问道。 
「只显示是『陌生人电话』,我试着回拨一下!」按下播出键,放到耳边听上几秒钟,翔摇起头,「不行,提示这个电话号码不存在,可能是网络电话。」 
莲再度开口,提醒,「看下邮件或者Line,也许会有线索。」 
「嗯!」手指在手机上划过几下,「这、这是什么啊!!!」 
除了时音两个人瞬间凑到翔的身边去。 
『又是我! 
怎么都没有给我回消息? 
我有看到噢!音也小天使你都有读过了对吧? 
为什么都不给我回消息?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上次写那么多为什么是不是吓到音也小天使了? 
抱歉我太激动了 
但我是真的真的真的超爱音也小天使的! 
音也小天使的歌声都给了我很多很多很多的感动 
之前明明都有回信 
我都快空虚寂寞的死掉了! 
让粉丝恢复过来是身为偶像的义务吧? 
所以说音也小天使为什么还不给我回消息?』 
『我可是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喜欢音也小天使的粉丝噢 
你不觉得这样很过分吗? 
是超喜欢超喜欢超喜欢超喜欢超喜欢的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喜欢噢! 
比任何一个粉丝都要喜欢 
快回我消息!快回我消息!快回我消息!快回我消息!快回我消息!快回我消息!快回我消息!快回我消息!快回我消息!』 
『再没有音也小天使的消息我就要死掉了 
真的真的会死噢!』 
『最喜欢音也小天使了噢! 
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 
『我这么激烈的表白 
音也小天使你是不是害羞了? 
不好意思回? 
不需要害羞噢!因为只有我是最爱你的嘛! 
只有我噢 
不会有谁比我更爱你 
只要有我就够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知道了! 
偶像随便给粉丝回消息会有麻烦对吧? 
现在网络这么发达,要是被发现偶像和特定粉丝关系特别好,会引起大话题,人气会下降,搞不好还可能被迫退出St☆rish,虽然我是很想独占音也小天使,但是退出了不就听不到你的歌声了吗? 
我明白的! 
之前那么烦你,让你伤心了是吧?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我就说小天使不会无缘无故不回消息 
那我去想其他不会打扰到音也小天使的方法 
记得等我 
因为只有我才最爱最适合音也小天使了嘛!』 
几个都是在业界呆了好几个年头的人,转瞬间就明白了,这一长串的消息意味着什么。 
「这是持续有多久了?」 
那月的话里含着怒气,让人产生砂月随时可能跑出来的错觉。 
时矢感觉到不对,回头看向翔,「是哪方面的问题?」 
翔把地板踩的『嘎吱』响,身体力行的表达他的不满。 
「自己看!」 
手机摊开放到眼前,时矢不得不腾出一只手来接。 
「这个,是……」 
他只看了一半就看不下去,音也都是怎么支撑到现在的? 
通常这种行为不会再一开始就变这样,而是一步一步循序渐进的,间隔也会越来越频繁。 
基本上他们对这方面都比较随意,也不会没事查看对方的手机,彼此也不是会沉迷于手机的人。 
「音也!!!这么重要的事为什么不早讲?!」 
跟着是后悔,在音也不吃咖喱的时候他就该想到,音也绝不是会轻易放弃喜欢东西的人。 
咖喱也是,吉他也是,唱歌也是。 
「但是,真的很……可怕。」 
「可怕不是更加要告诉我们,大家一起帮你解决吗!!」 
翔拔高了声线,差点没被音也气死。 
被那月一把架住,等着音也解释。 
双眼放空投向远方,「可是,我不知道,要怎么办……而且现在还只是这样,要是我说了……万一被发现……你们也可能被我牵连被骚扰,那样的话……」 
后面的话没能好好说下去,音也像是终于到了极限,『哇!』的一下放声大哭,像个孩子。 
「我来想办法让音也停下来,接下来的,都交给你们,没问题?」 
微微颔首,默许时矢把音也带离现场,手机给了旁边的真斗。 
短时间内,大概也停不下来。 
压抑许久的情绪,让音也全部发泄出来也好。 
 
「这可真的是,算是病入膏肓了吧?」 
莲解开防止被风吹散头发而绑在上面的皮筋。 
「他就这么害怕被我们讨厌?」 
一拳头捶上墙壁,落下许多墙面上的粉尘,翔几乎是咬着牙,一字一字的蹦出来。 
「考虑到音也的出身,我们是他唯一的朋友,」握紧拳头,看得出其实也有在忍耐,「再说……」真斗的目光扫过每一个,「你们碰到这种事,能好好的说出来吗?」 
「也是啊,一开始肯定也是最为支持音也君的粉丝,我有听音也君提过,有个特别与众不同的粉丝,心里也不愿承认会是这样一个人,吸引了这种粉丝的自己,音也君讨厌的搞不好其实是他自己?才害怕的……」 
「住口那月!不管那个粉丝本来怎么样,做出这种行为都不配被称为粉丝,这是很严重的犯罪行为!」 
握紧拳头,翔眼睛里都快冒出火来,要是那月再敢多嘴一句,他会毫不犹豫给那月来上一拳。 
「好了,你们两个,」莲勉强还保持着冷静,「我们是要解决一木的问题,你们两个倒先吵起来了,是怎样?」 
「要告诉给社长知道吗?」 
「这个是瞒不住的吧?」 
「也是啊,」连续好几个深呼吸,一腔怒火无处发泄的翔开始踢起地上的随便哪个东西,「音也连我们都要瞒着,肯定更加不想给别人知道,要怎么做?」 
「我们自己,私下解决,不就好了吗?」 
塞西尔提议道。 
「私下解决?我们要怎么私下解决?」 
「圣川你家的私人警察,应该不难办到这点事?」 
「嗯,至少先想办法搞到对方的相关资料,再交他们去查,比较保险。」 
「那在查的过程中,我这边也找几个人,帮着就是。」 
「有时候也是能说几句正经话的嘛,神宫寺。」 
斜眼莲,真斗没好气的。 
「这也得先把那个至少给处理掉。」 
「这个就交给我们来处理吧!!」 
「嶺二前辈?!!!」 
几个人异口同声,他们在这里的事,应该没有其他人知道才对。除了塞西尔。 
「详情爱岛都给我说了,一十木的事情,你们应该更早点跟我们讲。」 
「讲道理!我们也是今天才知道出的什么事好吗?」 
「电话现在在你们手上吗?」 
「在我这里,」真斗伸出手,把手机给到嶺二。 
「所以就是这样,拜托蓝蓝你查一下啦!那个胆敢Stk我们可爱后辈的家伙!」 
比个Wink的表情,接过手机的美风一脸嫌弃,「我随便看一下可以?」 
「如果搜查需要用的到,请随意。」 
翻开了几秒,美风从怀里掏出一堆连接线还有其他一些搞不清楚是拿来搜索还是拿来拆手机的道具,捣鼓了一阵,总算是链接上了手机和他自己。 
「本来应该再打个电话,」美风说着,旁边小小回应着居然可以吗?的惊呼,「不过音也多半会敏感,」跟着拿出支笔,刷刷刷的在纸上写了几笔,「这种程度,应该就没问题了吧?」 
「不愧是蓝蓝,效率真高啊!」 
「音也,这种事,不可以一而再发生。」 
「彩虹几个都是连在一起的,缺的哪个我们都不会认可余下的还是我们的对手!」倚靠在门边,兰丸依然酷酷的。 
 
「就是这样,音也,这里没有一个人会在意, St☆rish就是这样的组合,没错吧?不要习惯性退让,独自一人把所有的事都给一力扛下来。请更多点依赖我们,在这里的所有人,都不值得你信任吗?」 
大门被打开,时矢撑着音也的身体,有点辛苦。 
音也似乎已经被安慰妥当,回来的时机不太对,然后就听到了些,让他好不容易才收住的眼泪,现在又要重新破出。 
「音也!你这样,太见外了!」 
塞西嘴里有着不满,同样随时有液体破出眼眶的可能。 
「一木是我们必不可少的一环,这点不要忘记。」 
「一十木,已经不用担心,这边给解决了。」 
「就是,音也君,又可以大家一起继续开开心心的唱歌。」 
后面还有更多的话,音也听不清楚。 
像他这样的人,大家竟然可以做到,这样一步。 
他一十木音也,何德何能收获这么多,对他充满善意的人。 
冷不防背后被用力拍了一把。 
「去吧,好好的和伙伴们,还有前辈们道歉还有道谢。」 
是时矢,笑的十分温柔。都是知道的,无论嘴里说过多少次对他其他方面的不满,与训教,却还是会在知道他有问题的第一时间,毫不犹豫的站在他这边。 
「真是的,哭的样子一点都不适合你,音也,」直接上自己的袖子擦掉再度落下来的液体,「也快点放弃像我这种人这类的想法,给我继续好好做下去。」 
「嗯!!!」 
 
「对不起,大家!我……」 
「没关系的啦!只是这点小事,倒是音也,下·不·为·例!要还有下次,可别想我们会轻易放过你!」 
翔作为代表,放着威胁的话语。 
「我知道了啦!」 
「最好你是知道!」 
状似恶狠狠的对音也比出拳头,在肩膀上轻触。 
长时间的隐忍和压力,即刻释放,音也一头栽倒在地。 
「欸??音、音也!」 


又是好一阵手忙脚乱。 
音也被紧急送往医院治疗。

评论 ( 2 )
热度 ( 19 )

© 小言の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