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推本命,偶尔副本命,有时墙头,催更无效,看心情,想起来就更,出本随性,喜新不厌旧


偏爱(北是)02

01



温度适宜的流水划过身体的每一处,冲刷走所有打在身上的泡沫和工作之余的疲劳。
等全身都被洗刷干净,把莲蓬关掉,又坐到一边洗着淋浴,一边就在往里面放水,现在已经到自己想要的水的高度的浴缸里惬意的泡着。
等脑袋都犯晕,站起来会眼前一黑,然后能保持那种状态在五秒钟左右了,从浴缸里跨出来。
拉了架子上预先准备好的浴巾,果然一如既往地柔软,完全不会伤到重要的皮肤,还被薰上了自己喜欢的香气,用力嗅了嗅,蹭了蹭,把身上一一擦干。
把浴巾放进对应的竹篓里,换上另一条干净的绑在腰腹。
大理石台面上的身体乳,挤压了一些在手心,抹匀了仔细地抹在身体的每个部位,然后是补水等一系列的。
取下吹风机,手指拢进头发保持一定距离呼呼的吹。
这个干度应该差不多了吧,把吹风机插回原来的位置。
全部搞定之后,解开绑在腰腹的浴巾放进竹篓,从另一个竹篓里取出干净的换洗衣服穿上。
确认没有任何遗漏,吸着拖鞋自浴室走出。

「龙持,洗好了呢,」听到浴室门被打开的声音,坐在沙发上的北门按下遥控器,电视机上正在播放的画面静止,对着是国招招手,「过来这边。」轻拍旁边空出的一块沙发垫。
「这个动作怎么回事?我可不是阿伦的所有物!」
话是这么说,是国仍是向着北门所在的沙发走过去,在北门所拍的位置坐下。
北门很是体贴的身体略微向前倾,把肩膀让出来给是国依靠,是国的身体一歪,没有按照北门的期望那样脑袋搁上肩膀,直接略过北门胸前躺到他的大腿上。
狡黠的吐出粉红色的小舌头,双腿交错搁上沙发。
真是个,爱撒娇的小猫咪。
北门无奈地笑笑,眼里满满的都是对是国的宠溺。
「当然,」沙发柜上挑出根棒棒糖,熟练地剥开糖纸,弯下腰送入是国口中,「是我说错话,这个就作为赔罪,可以吗?」
「新口味?」是从来没有试过的味道!是国舌立马尖迫不及待地舔过一圈糖果,这个甜里带酸的味道是,「芒果菠萝酸奶?」
「不愧是龙持,这就品尝出来了?好吃吗?」
「唔……!还可以啦!」
「那就太好了呢,」眼睛笑成一道缝,北门显然听出了是国其实很满意这口味,变得心情很好,看样子看到宣传CM特地绕去食品公司买下来的决定是正确的,「可以原谅我了吗?」
「我考虑一下。」
「那在龙持原谅我之前,我先看一下新广告的台本,」从茶几上拿过白色封面A5大小的小册子,同时递给是国一本黑色封面的,「这是龙持的份,像这样按颜色分就不需要特地标上名字也能分清楚是谁的台本,制作人很用心呢。」
翻开第一页,还没浏览过两行,是国不满的声音就从下面传了来,「等等!阿伦!我说过我吃东西的时候不做工作相关的事,你在我吃东西时看别的我会无聊,然后我就会无聊到睡着的吧!我现在可是完全没有想睡觉的念头噢!」
「是呢,嗯!确实是这样!」
把台本合上,北门隐约记起第一次没有出任何差错顺利完成录音的那天,龙持接受了staff的好意在休息室吃cup cake的时候,确实说过同样的话。
「抱歉啊,不小心忘记了,那,吃了这个,可以原谅我吗?」
说着,北门自沙发柜下面的迷你冰箱里拿出个包装精美的纸盒,放到茶几上,抽开纸盒上系着的丝带,被连接在一起的四片卡纸向外散开,呈现在是国眼前的是有着十多层不同的巧克力以及六层不同品种草莓果肉组合而成,有在电视上看到过介绍,某家店里某款最近广受好评的新品蛋糕。
由于制作工艺复杂,十分耗费人力,只能限量供应,非事先预约未必能够买到。
说是说为了道歉,但是说拿就拿出道歉用的物品了,这真的只是巧合吗?
不过,要不是这一出,这个一脸讨好笑容的王子殿下,肯定也能找出别的什么理由适时的把这拿出来给他吃。
重点是,他怎么知道自己想吃这个?都没有给他提起过。
就算心血来潮,说买到就能买到,也是十分厉害。
「如果这个蛋糕的味道还可以的话,也不是不能考虑一下。」
「那真是太好了,不过龙持刚吃了棒棒糖,可能味道不太方便品尝,黑咖啡虽然也不错,对于龙持来说太苦了点,用红茶的涩味清口怎么样?锡兰还是伯爵?」
「伯爵。」
「知道了,稍微等一下。」
直起身体让北门能够站起来,是国目送他走去厨房,捻起一把伯爵茶叶。
不一会儿,红茶香气便萦绕整个房间。
「泡好了噢,」将沁着茶香的红茶连同精心搭配好的餐具一起放到托盘上,北门顺便也给自己泡了一杯黑咖啡,重新回到客厅,做了个标准侍者的动作,「让龙持你久等了。」
「唔,谢谢。」
提起杯子,轻呼出几口气,红茶吸进口中,滑过喉咙,冲淡原先高甜度的口感的同时,也让嘴巴变得清爽。
尽管已经被冰镇过,新鲜上乘的奶油还有巧克力并未收到任何影响,反而使得蛋糕色泽如同琥珀般微亮。还因放在茶几上一段时间,草莓变得更为爽口。
一口咬下去,绵密细致的巧克力入口即化,新鲜多汁的草莓果肉在嘴巴里炸开,彼此交融在一起,不同酸甜口味的草莓反而使得巧克力的口感得到提升显得更为浓郁,回味无穷还不会觉得腻,多层次巧克力也让草莓特有的味道更加凸显出来。
电视上的广告名符其实。
即使不做推广,这蛋糕,排着队也可能买不到也是迟早的事。
绕是吃过许多种不同蛋糕,是国仍是给了它极高的评价,可以排名进是国甜食排行里的前五。
忍不住挖上一口又一口,接连不断地送入口中,等蛋糕去了大半,是国又喝了一些红茶,勺子咬在嘴里,侧头看向始终笑意盈盈看着他吃蛋糕,仿佛这世界上最为美丽风景的北门。
「我在洗澡的时候,阿伦在看什么?没有看完吧?我一出来就暂停,我枕着大腿时候也没继续看,反倒去看台本,是不能给我看到的东西?」
北门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龙持,一下子问那么多问题,我不知道该先回答哪一个。」
最好真的是这样!
是国眼里清楚写着如上几个字,嘴里还是说,「这个电视上在放的,阿伦,前面是在看什么?」
「之前的蓝光碟,有段时间没看了,刚好翻到,想拿出来重温。」
「哼嗯……」是国摆明了不信,直接拿过遥控器,「阿伦喜欢到一再重温的片,会是什么呢?我很好奇想知道呢。」
「龙持,」口气里透着无奈,北门手指轻挠脸颊,「因为是很让人害羞的东西,可能的话,不想让龙持看到我那个样子。」
能让这个人感到害羞的东西,不可否认的是,本来只是一时兴起想小恶作剧一下他而已,现在是完全被挑起兴趣来了。
在印象里,还真没有见过他有那种时候,哪怕是在说着些很让人羞耻,现代社会中已经很少会有人会用的措辞说的甜言蜜语的时候,也能面不改色说的坦坦荡荡。
原来还真有能让这样的『王子殿下』感到害羞的东西存在啊。
按下遥控器,画面上出现的是,他们才刚以『キタコレ』组合出道不久,由于第一张单曲的销量出乎意料的不错,还连上了三次排行榜,虽然也不是很高的排名,但也已经在听众里反响不小,刚好在准备录制第二张单曲,公司于是趁热打铁,在新单发售之前给他们办的2000人小型event。
刚得知消息时,两人均被吓了一跳,卖的不错,也不等于他们已经得到了充分的认可,正常来说,第一个event能有近千人就已经难能可贵,500左右才是常态,上来就是2000是不是太多了点?
然而开票没两周便几近售罄,他们才意识到社长的眼光是有多犀利。
再怎么经历过各种挑战,event仍是初次的舞台,在各位粉丝们面前唱唱跳跳,还不免担心,为做宣传而带去新单第一首单曲能否得以继续得到听众们的认可。
自家的搭档,却像个没事人一样,无比淡定的好像他们接下去要做的不是接受访谈、唱歌、与粉丝们互动,而是要去吃一顿便饭。
为了消除那一份紧张,他们在后台做了一些准备,好不容易恢复状态,时间也差不多是该到上台的时候,临门一脚,阿伦还私自给他加了头饰,说是那样更完美。
event进行的很顺利,设计师也没怪责阿伦临时起意改变的设计,反而对头饰夸赞有佳,也不知是否这个原因,头饰的设计后面一直被保留,几乎每一套新的打歌服都配备了对应的头饰。
直到收到event的录制蓝光牒,他们才发现虽然不是全部,后台那一段被做成了花絮一并附带在了牒里。这太可怕了,后台居然也有隐藏的摄像,以至于后来录音休息室里的某段音频也被收录时,他们都见怪不怪。
刚阿伦电视上放到的,刚好就是那一段花絮。
「我说的没错吧?」凑近是国耳边,北门声音有点闷,「是很令人害羞的画面,可能的话,并不想让龙持看到我这个样子。」
这·个·人!!
哪里有半点害羞的样子!至少也给我脸红一下啊!
是国回头瞪向一脸『看吧,我就知道会变这样。』的北门,很想开口反驳,却半个字都吐露不出来,本身就靠太近的关系,这样一回头,反而更加拉近了彼此的距离,能够轻易感受到对方的呼吸频率,还有唇瓣上多出的柔软触感是……飞速涨红的脸颊也让是国眼里的不满毫无说服力。
也是完全找不到能够反驳的点,因为他也难以直视那次event的事情,各种意义上都很令人害羞。
以至于收到后看完第二天,就直接封印去了别处,现在让他拿都未必还能找得到,这个人居然还留着。
「……对我来说,阿伦要能多露出点不那么『王子』的样子才好。」
北门对此的反应是,先楞了一下,然后露出个要是被其他人看到,绝对会为之倾倒真的有种身处梦幻国度『啊啊,我就是那个命中注定』的笑容。
仅属于是国一人的特权。
「说的也是,龙持的各种样子,我也希望能多看到点。」
「……那就要看某个让人火大的王子殿下表现怎么样!」
「嗯,为了能看到龙持更多可爱的样子,我也得更加努力才行,」北门完全不在意是国那么评价他,还像得到了糖果的孩子一样心花怒放,「这个,继续放?还是做点别的?龙持的蛋糕都吃完了吧。」
「吃到那么好吃的蛋糕,现在也暂时没有别的事情可以做,」台本就算现在不看,阿伦也是没有问题的,一直在旁边追着他脚步的自己最清楚不过,「是继续看好呢?还是不看好呢?」
北门轻轻按下遥控器的开关,是国很自然的抱着他的腰,脑袋搁在肩膀,两人脸上都带着笑意。

评论 ( 3 )
热度 ( 18 )

© 小言の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