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推本命,偶尔副本命,有时墙头,催更无效,看心情,想起来就更,出本随性,喜新不厌旧


Don't Stop(北是/时音)07

00 01 02 03 04 05 06 6.5

*b-project与歌之王子殿下cross over

*祝高考的粉丝们成功的应援不知能否赶得及,这篇先作为代替噢



「伦少爷……」

诊疗室的灯重新暗下,又过了片刻,从里面推门走出一个已经有了一定年纪,身着白大褂,外套上的名牌上写着『主任』两个字,应该就是是国还有音也的主治医生没跑。
伸手擦过额头上沁出的汗,一个是少爷最为重要的朋友几乎和少爷一样看着长大,还有一个是少爷重要的客人,完全不敢怠慢,检查的时候仔细再仔细,生怕出了什么差错,这才多花了点时间。

「医生,怎么了?」
听到点名,北门很自然地迎了上去,同时打个手势,让等待着的其他人安心。
「是这样的,伦少爷……」
点点头,再次回过头来的北门明显表情缓和不少,不似原来那么紧绷。
「他们都没什么问题。」
几个人也跟着放松下来。
「那有没有可能影响到这次的工作?会不会留下后遗症?」
时矢仍旧不大放心。
听出这其中隐含的担心,其他人难得没说他。
「一十木先生,并没有什么大碍,就是普通的脚踝扭伤,你们大可以放心,就是落下来的冲击力不小,还踩到碎片,姿势不太好,这两星期是没法跑动或者跳动了,头三天不下地静养,按时上药,是不会有任何后遗症遗留下来的。」
「「「「「「太好了!」」」」」」
异口同声,六个人互相对视,总算放下了所有的担忧。
加上有了莲和真斗两个人的保证,外加北门综合医院在外的名声,既然他们都开口说没问题,那就是不会有任何后遗症。
他们可以有所放心。
「话是这么说,保险起见,我们还想再观察一晚上,今晚还请留在这里。」
「我明白了。」
时矢表情重新严肃起来,这次是出自其他原因。
「给音也前辈准备的病房在这里,请跟我来。」
看护士把音也用轮椅推出来,已经换上一身病号服,看在眼里,怎么看怎么刺眼。时矢很自然的走到轮椅边上,和音也的身体并行,俨然一副保护者的姿态,由北门在前头带路,其他几个则是跟在他们身后。
一时无话。
拐过两个弯还有一道大走廊,北门在其中一个房间门口停下,向里把门打开,护士把标有『一十木音也』的名牌插在墙壁上的金属制孔槽里。
「有什么事随时找我,这是我的电话,」出这么大的事,St☆rish估计得有不少话要说,连同时矢一起将音也抱上病床后,北门递给时矢一张便条纸,上面书写着一串数字,然后指向某个按钮,「呼叫医生护士的铃在这里,我先去大厅报告给我们B-project的成员,还有其他staff。」识相地退出去。
「不愧是北门财阀,病房都……」
可能是终于受不了这诡谲的沉默气氛,翔率先开口。
话倒是实话,北门给音也提供的这间病房大的够他们几个人一起住了,该有的设备样样不少,电视机等其他的道具也该齐的都齐的差不多。
话一出口,翔就发现有哪里不对,看脸色愈发难看起来的几个人,硬生生的把话给吞回去。
「你们都怎么啦?表情这么严肃,我都说了只是有点扭伤,时矢、真斗、莲你们太紧张了。」
跟着打破僵局的是音也,他最受不了这种氛围。
「这可不是只是有点扭伤噢,至少两个星期都不能跑动或者跳动,已经扭的相当严重,有点扭伤没两天就会好,」时矢双手环胸,口气里透着无奈,在心里默默叹气,目光移向音也为了防止乱动而被包成半个白粽子的脚,「很痛吗?上药后现在有好点吗?」
「只是稍微有点……」目光撇到一边,痛感源源不断地通过神经传上来,倒也不至于无法忍受,应该不算撒谎,「有点痛,别碰或者动就没事。」
「嗯,还能忍,」手在毛巾上擦了下,手背贴上额头,然后在后颈摸了一把,「也没有发烧,出汗也不多,说明的确痛的不算太厉害。」
「太好了!」
听到时矢那么说,音也立时松了口气,脱口而出。
「才不是什么太好了,真是的,」和音也不同,时矢到刚才为止都还在因为紧张而流汗,衣服都快被浸湿透,口气一转,「不过,你做的很好。」奖励似的在音也头上揉几下,弯下腰,在脸颊轻触了下。
音也立刻一副祈求的样子,扯着时矢的袖子,得寸进尺的用软绵绵的提出更多要求,「时矢……」
时矢想也不想,「不行!」
「好了好了!两位,到此为止!」轻咳一声,莲拼命憋住笑意,开口提醒,「知道你们眼里只有彼此,但现在才刚九点,二人世界请耐心等待至午夜以后。」
「这是完全忘了我们也在?」
就连真斗的话里也多几分揶揄的味道。
闻言时矢尴尬地看向别处,音也缩紧脖子低下头像极了被抓包做坏事的小孩,等待老师家长的训导。
「音也君,真的只有脚扭伤?别的地方有没有不舒服?」
「没有啦,其实他们还顺便帮我做了别的检查,也没说有问题,放心吧!」音也转头继续同时矢打着商量,「时矢……」
「不行就是不行!」
「我什么都还没说耶!」
「继续留在这里,医生也有自己的考量,万一有些纰漏,这里的医疗团队随时都能跟进,而且只有一个晚上,你就给我好好忍着。」
「不愧是……」翔指着两个人向现场的其他人感叹,「这都能知道音也想说什么?」
「可……」
「没有可是,这可是为你好,如果实在是放不下,就睡一觉,想想这次联合出演的事,一下就过去了。」
「嗯!像我,光想着散步和唱歌,就可以度过一整天,音也你,也可以!」塞西深以为然,很是认同时矢论调的点头。
「怎么连塞西你都……你不也讨厌医院的味道吗?」
「不行啊!音也君,身体方面不可以马虎。」
「偶像的身体可不只是我们自己的,还是光大粉丝们的,不好好注意可不行。」
「就是就是!要是敢乱来,我可不会饶过你的!」比出拳头,翔恶狠狠地威胁。
总是无条件站在自己这边的伙伴们,这时候倒无比一致的通通站到时矢那一边,音也鼓起脸,目光投向真斗,把希望寄望与他这位最要好的朋友。
「是这样,」真斗坐到音也右手边,「实在无聊,我可以推荐几本书。」
「怎么这样!连真斗你都……」
「一木不习惯一个人感到寂寞了?需要大哥陪你吗?」
扯开领带,莲笑的暧昧,时矢投视过去的眼神,完全对他产生不了任何影响。
「这倒也……」音也看看时矢,突然提高声线,「我有啦!有啦!所以时矢……别留下我一个人,好吧?和医生他们说说,让我回去,好吧好吧好吧!」
三秒之后,时矢举双手投降。

北门退出之后,并没有和他说的一样走去大厅,而是拐进了走廊另一头的某个房间。
「龙持,知道我是谁吗?」
北门对着同样穿着一身过分宽大,袖子不向上翻折起来,就会长出一大截露不出手指的病号服,安静坐在病床上的是国的第一句话,便是确认对方不曾把他忘记。第二次。
「阿伦!!?你在搞什么?」
「太好了!」听到这答案,北门满意了,向鼓起两边腮帮子的是国送上歉意,「龙持,送St☆rish的前辈去病房,过来晚了,对不起啊。」
「那是前辈们对这里不熟,音也又是因为我才受伤的,亲自送他们去病房也是理所应当的!」
「那,可以原谅我了吗?」侧身坐到病床上,北门纤长的食指戳上是国的一边脸颊。
「所以……?虽然差点摔下二楼但也被音也推回去,阿和还有悠太把我接到连个擦伤机会都没给我,为什么就连我也得留在这里一晚上?」
「也是呢,和我想的一样,」温和的笑容爬上北门的眼角,和预料中不差多少的回复让他心情稍微回复几分,「也是有段时间没有做身体检查,偶像活动忙起来很容易忘记许多事呢,事情这么突然龙持受到不少惊吓,刚好趁龙持需要接受检查全部检查一遍,以防万一,当然,过两天,B-project的其他成员也有安排体检。」
口气也是一如既往的温柔,耐心地和是国解释。
「这个理由还算有道理,我就接受了吧。」
撇撇嘴,其实还是有点扯,但北门向来都这个样子,百分百不是在找借口或者撒谎,是国选择接受。
「但是阿伦你还隐瞒别的了吧?是什么?这期间又发生……」到底是从小就在一起的幼驯染,常年的搭档还是恋人,是国察觉出北门话语里的保留。
「不愧是龙持,没有事情能够瞒的过呢!」
张开双臂,用力抱住是国,往自己怀里带,一时用力过猛,是国还有听到『咔啦』骨头被挤压的声音,差点没叫出来。
幸好,音也前辈还有阿和悠太的动作足够快,这个人还在,他还记得自己;幸好,身体检查的结果,也没有任何问题,诚如医生所言,没落下后遗症;幸好,属于自己的这一份温度,依旧在这里。
胸口心脏大力的震动,交错在背后的双手有着颤动,搁到肩膀的脑袋大型犬似的蹭擦的触感。一一传递到是国身上。
双手拍上北门的背,「怎么了?」其实,他也知道阿伦所担心的。
上一次事情都已经过去那么久,但是果然,成为阿伦心中无法消去的一片。
「什么也没有噢,只是有点龙持不足,仅此而已。」
「……」半晌,是国抓着后背的手改成拍打,「这都几分钟了?怎么也该充电完成了吧?阿伦!你有记得去和社长他们报平安吗?」
「啊……!」
「还不快去!白白害他们担心,影响睡眠和后面的活动,我可是不会原谅你的!」
「我知道了,龙持等我一下,很快回来。」
又在是国脸颊上落下两个亲吻,揉两下头发,北门才依依不舍地把人放开,站起身走出房间。
「北门,我有件事想和你商量。」
迎面和时矢见个正着。

评论 ( 4 )
热度 ( 15 )

© 小言の纲 | Powered by LOFTER